[公告]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[公告]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![公告] 痞客邦「應用市集」新 App 上架-iFontCloud Professional[公告]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[公告]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《痞市集》

Selected Category: 新竹關西-軍旅生涯 (9)

View Mode: Post List Post Summary
站哨

 什麼是站哨呢?站哨,是要在晚上十點到隔天早上六點之間,大家都沈醉在夢鄉中的時候,在寢室門口負責巡邏的工作,眼觀四方,耳聽八方,注意有沒有閒雜人等經過。通常,我們會穿著迷彩衣、迷彩夾克、還有小帽,拿著木槍(如果一個小時都拿著實步槍,大概會兩手直發抖吧...),在寢室門口站著。每一班哨都要站個一個小時,等到時間差不多的時候,再到寢室裡去叫人起床。

 從寢室出來的弟兄們,須先在簿子上登記之後,由我們護送到廁所,當然,我們不會跟著進去,只會在廁所門口站著等候,聆聽著小潺流水聲(偶爾會有山洪爆發的巨響......)。遇到有人經過,理論上必須問他三個問題,像是通關密碼一樣

「站住!口令!誰!去哪裡!作什麼!」

 如果答不出來的,就表示有問題。記得上次的答案好像是這樣的:

「誰?周世民。     去哪裡?河邊。      作什麼?抓青蛙。」

 不過關西營區內的大門已經有憲兵作鎮,所以其實幾乎不會有什麼外人進入,站哨的目的,只是一種體驗和經驗而已。

 站哨的時候,常常可以在寢室外面聽到此起彼落的打呼聲。還有人會說夢話,「稍息!立正!」,連在夢中都難逃被班長欺壓的命運.....。還有人的手機鬧鐘調錯,提前了兩個小時,三點四十就開始響了起來。結果,調錯鬧鐘的人睡死在床上,繼續和周公下棋,反而是有人以為天亮了,反射動作地將棉被折成豆腐乾,睡眼惺忪地準備下床盥洗。一下床,赫然發現,窗外還是黑壓壓的一片,寢室裡每個人都還是躺平的,只有自己一個人矗立在寢室中。「X的......」在心中暗槓了一陣後,也只能無奈地上床,把剛剛折得漂漂亮亮的棉被給打散攤開,繼續睡大頭覺去。

 站哨的時候,曾經發生過一件靈異的事情。寢室內,傳出了類似哀嚎的聲音,一陣又一陣的,搞不清楚是貓叫春的聲音,還是女子哭泣的聲音。這讓我想起了之前曾經在營區內,一則有關女鬼小紅的故事:

 有一個班兵 A,在要輪哨的時候,到寢室去叫人。下一班的兵 B 睡在上舖,A 叫 B 叫了許久,都沒聽到 B 應聲。A心想,B應該是睡死了,所以就爬上上舖,想要將 B給搖醒。誰知道,才一爬上床,就看到一個無頭的紅衣女鬼,坐在床上,一動也不動。班兵 A 甚至可以透過她的身體,看到B在床上熟睡的姿態。

 「你...看得到我....?」

 紅衣女鬼慘慘的說了一句。班兵 A 這時已經掩飾不住心中的驚恐,慘叫了一聲,「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」把整個寢室的弟兄們全部都吵了起來。因為這個真實的故事,讓我在叫下一班兵的時候,總會不由自覺地想起了這個故事。如今又聽到寢室內傳來若有似無的啜泣的聲音,穿鑿附會的諸多聯想,讓我有一種想逃的感覺。後來,由於陸陸續續有人都聽到這樣詭異的聲音,於是,我們組成了「真相調查委員會」,決定將事情查個水落石出,也循線找到了聲音來源。原來,這個聲音不是來自紅衣女鬼,也不是因為有人想家而發出的哭聲,而是....................某位重感冒的弟兄所發出的呼聲。這下子終於真相大白了。說也奇怪,在他感冒痊癒之後,啜泣的聲音也隨之煙消雲散。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「感冒會讓呼聲改變」。看來在軍中又上了一課........

Posted by mj23gto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感冒

 在軍中,常常只要一個人感冒,鄰兵們也相繼感染,每個人都成了口罩俠。尤其到了冬天,日夜溫差大,稍微不小心就會著涼。原本剛開始自認為免疫力很強悍的我,最後終於也不支倒地了。那天早上,當我發現我的喉嚨開始隱隱作痛的時候,我就知道,病毒已經要開始肆虐我的身體了!雖然之後連忙喝了一大杯的熱開水,卻還是於事無補。接下來的兩個禮拜,我的喉嚨總是癢癢的,乾咳得不太好受。尤其到了晚上,冷空氣一進到氣管,此起彼落的咳嗽聲就開始了,有時候嚴重一點,甚至會睡不著覺。「酷酷掃」的症狀一直無法解決,今天終於下定決心,去看了中醫。儘管大陸冷氣團登陸,外面也下起了大雨,我還是堅持要把病給養好。就在媽媽的陪同之下,到了家裡附近的中醫診所看看。

「會不會感到有點口渴?」

「讓我看看你的舌苔」

「你的咳嗽不能拖喔...支氣管有點過敏...恩...」

「冬天的時候,會不會比較怕冷?」

「恩,你的鼻子有點過敏喔...」

 這位中醫女院長,很仔細地幫我看診。她的診斷很犀利,按壓著我的脈搏,彷彿我五臟六腑的狀況,都能瞭若指掌似地。還記得以前高中的時候,也有一位慈祥的女中醫師幫我看診過。那時候,她摸著我的手,覺得我的氣色不太好,手有點冰冷,便說道:

「你看你的手沒什麼血色,這樣以後怎麼給女孩子溫暖呢.....」

 那時候的我,直覺中醫師是在開我玩笑,讓我摸摸頭,不好意思地竊笑著。記得聽高中的中醫系好友說過,有經驗的中醫師,甚至能夠從脈搏中得知,前一天是否有過魚水之歡,只是他不會明講而已。聽說,有過魚水之歡後,有些現象會反映在血管璧的震動上面。看來中醫師有時候也是像心理醫師一樣,能夠一眼看穿自己身體上的諸多秘密。之前在綜藝節目上,也有邀請了一位腳底按摩師來幫藝人按摩。據按摩師的說法是,每個腳底的部位掌管每個器官的健康程度,如果越痛,表示那個地方越虛。當按摩師開始按摩的時候,被按摩的一位男藝人,臉部肌肉糾結在一起,痛得大叫。

「痛嗎?」

「好痛啊....這個是那個部位啊...」男藝人已經痛得流出了眼淚。

「喔...這個地方........是生殖器官...」

 這時,男藝人開始故裝鎮定,一副一點都不痛的樣子,看起來實在是有點假....。

 看診完後,女中醫師說道:「有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?上去整個脊吧...」。也好,去給推拿師整一整,看看身上有沒有什麼疑難雜症。我攤躺在床上,全身放鬆,推拿師手上拿著像是自動鉛筆的東西,在背部的肌肉上面點放著。這個儀器在點放的時候,似乎會放出微微的電流,可以舒活這個部位酸痛的肌肉。

「恩,腰部有受過傷.......以後站著不要三七步......以免影響骨盆的位置」

「頸部右邊的肌肉有點緊,血液不太循環,所以有時候會頭會昏昏的....沒關係,我幫你拉一下...」

 推拿師抱住了我的頭,我整個人像是溜滑梯一樣,從床尾被拖行到了床頭,試圖將脊椎給拉開。接著,來了一個轉脖子的動作,喀喀作響的聲音也順勢的跑了出來。

「記得以後不要低頭太久...不要太常翹腳....」

 點頭如倒蒜的我,很認真的聽著推拿師的分析,將這些保健小偏方給好好記牢。之前在台南給國術館喬骨的時候,已經大大致瞭解知道自己身體的情況。復健和調整是需要長期的,因此,常常注意自己的姿勢和體態,才不會讓舊傷復發,

 有時候,我們在電腦桌前寫程式,或是在書桌前苦讀,所以常常一個姿勢持續過久,造成關節用力過度。長期累積下來,變成了一種痼疾,像是個不定時炸彈一樣,。尤其是男生,有時候總愛逞強,身上有了病,總是抱持著「安啦..小case!」的態度,等到真的開始感覺到痛的時候,往往都已經來不及了。因為爸爸是從事「高島健康器材」,因此我便將LP護具的產品目錄發放下去給大家填寫訂購,也意外了發現,在軍中,蠻多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運動傷害的,因此訂購的人還不算少。上次在軍中的奮鬥月刊裡,好像看到了下面一句英文:

「Maintenance is better than repair」

 翻成中文的意思,便是「預防勝於治療」。這句話不只可用在軍備武器上的保養上面,用在人的身上,也是很貼切的。

Posted by mj23gto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引用(0) 人氣()

五子棋大賽

 連日來的陰雨綿綿,讓我們只能在中山室內自由活動。中山室裡面的鐵櫃後面,有許多體育用品和娛樂用品。網球拍、羽球拍、壘球等等,應有盡有。疊疊樂是熱門遊戲,只要一開戰,眾人此起彼落的喧嘩聲便充斥著整個中山室。為了避免慘遭酷刑荼毒,每個人無不使出渾身解數,聚精會神地將積木慢慢地抽出來,屏氣凝神地將積木置放上去,深怕一個小差錯,就得接受懲罰 - 以「愛的小手」來打腳底板。因此,喧嘩聲過後,往往是緊接而來的慘叫聲和嘻笑聲。

 這天,輔導長PoA心血來潮,將大家集合在中山室,打算來場五子棋友誼賽。每班選出兩位選手之後,緊湊的賽事便開始了。我和另外一位同學自告奮勇參加了比賽。說到五子棋,就不能不提到那台已經塵封已久的任天堂紅白機。當初從遊戲選單裡看到「五子棋」的時候,直覺不過是將五顆棋子連成一直線的簡單遊戲罷了,沒想到和電腦對戰過幾回合之後,卻發現自己完全贏不過電腦。

 隨著經驗的累積,我開始瞭解了先手禁手雙三、後手可雙三的日式規則。規則是死的,要如何活用,就得看個人的功力了。在下子的時候,每個棋子的位置都是關鍵。同樣是防堵活三,防堵的位置卻會影響整個棋局的分佈。通常攻的人會連續製造出「活三」和「死四」,一方面是讓對手沒有出招機會,一方面是讓整個棋局拓展,以便製造出有利的雙三」四三」或是四四。另方面,也得謹防萬一攻勢進行不下去之後,對手的一連串攻勢的反撲。

 2002年超級電腦「深藍」電腦和世界西洋棋王比賽的時候曾經報導過,當時的深藍每秒可計算800萬至1000萬步棋。換言之,當你下了這步棋之後,電腦便能在瞬間計算之後幾百步後所有可能的棋譜,並且運算出破解之道。而即使最頂尖的棋手,最多也僅能推估個10幾步,想要用人腦直接挑戰電腦驚人的計算力,絕對是螳臂擋車,自不量力的。因此,棋王很明顯地想將棋局直接引向廢局,降低輸局的機率。為了怕棋王過於疲累而判斷思考,在進行十幾個小時的對戰之後,還必須「封棋」,讓棋王養精蓄銳之後,隔日再戰。電腦是完全不需要休息的,即使棋王因為疲累開始緊皺眉頭、雙手抱頭,電腦仍舊一如往常樣地冷酷無情,完全無法意識到對手承受的心理壓力,迅速地在幾秒鐘之內回以顏色。經過幾天的激戰之後,雖然是以和局收場,但我卻認為這是為了顧及人類面子而做出的判決。西洋棋這樣規則較為複雜的遊戲,在2002年已經出現可和世界棋王抗衡的人工智慧。經過了4年的今天,電腦的運算能力成等比級數上漲,如果真要再來一場比賽,人類的勝算恐怕微乎其微。目前中國的國粹「象棋」,規則比西洋棋更加複雜,也開始陸續有人投入人工智慧的研究。目前研究者以中國人為主,外國學者介入的還不多,能見度還不是很高。規則較為簡單的五子棋,就不用說了。我想,五子棋的世界棋王爭奪戰,如果讓電腦來參戰的話,冠軍絕對不會是人類。

 很幸運的,我在五子棋大賽當中,獲得到了連上的第二名。也許是因為之前和任天堂對戰的經驗,讓我比較得心應手一點。剛剛我在網路上找到一個五子棋的單人版小遊戲,本以為可以像之前玩任天堂那樣,想不到我連遊戲裡的豬八戒都打不太贏,挫折感真不小,原本還在沾沾自喜的我,現在才發現自己只是個遜咖...........。

 怎..麼...會...這...樣....子~~~~~~~~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兵器連某班長在晚上就寢前必唱的的成名曲)。

Posted by mj23gto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期中鑑測

 數饅頭的日子過得很快,現在我們已經算是營區裡面的老鳥了,每天的生活可以用三個wait來說明 - 等吃飯、等睡覺、等休假。期中測驗,是要鑑定我們這一個多月來訓練的成果,在這裡,非常精實地操課,雖然有時候操完課全身酸痛,鎮痛熱力藥膏猛塗,但是身子卻越來越結實了。

 還記得第一天操課完後,回到寢室後休息,整個寢室內頓時瀰漫著撒隆巴斯和藥膏的味道,大家像是不要錢一樣,猛往自己的大腿和手臂塗抹,希望能消除肌肉的疼痛。

「有這麼操嗎.......才第一天而以耶......」班長皺眉頭,打趣地說。

繼續猛塗...繼續猛塗....管他三七二十一.....。

「恩,聽說之前有人塗藥膏塗太多,塗到腎衰竭,報章雜誌有報導喔。」有一個人小聲地說,好像在講悄悄話一樣。

「嚇!」

 這時,大家的動作瞬間停止了,像是一二三木頭人那樣,整個寢室變得鴉雀無聲,連呼吸聲也沒了。這時,開始有人比較收斂了,動作開始變得僵硬。也有人甚至是嚇得把藥膏給收起來,並且用衛生紙把腳上那一陀肥厚的藥膏給抹除....。

 恩,以上是軍中的一些趣聞,陸續增加中,大家要記得定時收看。現在就列舉幾項期中鑑測讓我印象比較深刻的部分。


引體向上(拉單槓)

 這個部分是我比較拿手的部分,剛開始像是吊豬肉那樣,將兩手打直,垂掛在單槓下方。之後,在鑑測官的一聲令下,便開始將整個身子慢慢往上拉,下巴必須要超過單槓上方,才算一下。另外,利用腰部擺動的力量、或是利用腳在空中掙扎而上升的,一律不予計算。

 我觀察了一下,發現有些人,即使都已經爆青筋,面目猙獰了,卻仍舊無法讓自己那龐大的身軀向上移動,只能「吊在上面裝可愛」。而我呢?一下、兩下、.........六下。呼~ 看來我的手臂還是很有力量的。

手榴彈投擲

 手榴彈的爆炸範圍是15公尺,因此,投擲的距離必須至少大過15公尺,才能發揮作用。小於15公尺的投彈稱為未盡彈,不但無法炸毀敵方陣營,反而連自己的兵營都給炸了.......。

 我的投法是,先助跑做幾個小墊步,像是袋鼠那樣跳個兩三步,增加衝力。之後,利用腰部的扭力,將身子從右方迅速轉到正前方,利用上臂投擲的方式,將手榴彈朝天空甩出去。雖然我的伏地挺身和單槓的成績都還不錯,但是在之前的練習中,我投出去的彈始終過不了及格的25公尺,常常被叫去旁邊練習丟壘球,矯正姿勢。手榴彈投擲的成績,靠得是技巧,而不是蠻力。我發現我的腳步過於凌亂,以致於無法在最後一刻讓全身的力量爆發出來,僅僅使用手臂的力量要丟出好成績,是很難的。除此之外,由於丟擲的角度過平(45度角是最佳角度),所以手榴彈的飛行直間過短,因此很快就落地了.....。一直擔心無法及格的我,在鑑測的時候,使盡了吃奶的力氣,想像在空中有一個假想敵,憤怒地要將石頭砸向他的臉。

「咻~~~~~~~boom!」

 緊張地看了看班長,他嘴裡說出的話,一句定生死.....

「27公尺。」班長看了看彈著點說道。

 真是難以置信,雖然只有超過及格標準25公尺2公尺而已,但卻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!今天真是個舉國歡騰,普天同慶的的好日子啊!

「我終於及格了啦!」

Posted by mj23gto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莒光日

 莒光日是一個禮拜當中最輕鬆的一天。早上不用跑步,大夥兒坐在中山室裡面,看著國防部製作的「莒光園地」。

「各位官兵弟兄們大家好,今天我們要談論的主題是......」

 恩,坐在主播台上的,一位是清新可人的女主播,另外一位,則是穿著軍服的女孩。在軍中,清一色都是男孩子,在這裡,彷彿回到了以前和尚高中的生活,一看到異性出現,很難不把焦點轉移到他們身上。電視裡的主播裡,有一位是某台的主播,吳宇舒。她的口條清晰,穿著套裝,看起來很有氣質。她是我大學好朋友的高中同學,以前是台中女中的,也是台中人。雖然同是台中人,一個在新聞台上發光發熱,另外一個卻在關西營區裡數著饅頭,人生際遇,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啊.....。透過電視,我們的眼神有了交集,我眼中有她,她眼中卻沒有我,想到這裡,不禁滴下了一滴男兒淚................。

 我發現,現在的新聞台似乎都喜歡打美女牌,讓大家捨不得轉台。不知道七年級生的各位,還記得李豔秋嗎?
她算是新聞主播裡面第一位打美女牌的,小時候常看的節目「每日一字」,也是由她來主持。也許是這股美女旋風,讓李四端這些老字號的人物,都退居幕後了,帥氣的男主播,魅力似乎還是抵不過美艷的女主播。

 晚上,大夥兒集合到餐廳裡看電影。在看電影之前,我們會派幾個公差去營站(福利社)採購零食。裡面的兩位收帳的小姐,交談的時候說的是客家話,雖然媽媽是台東的客家人,但是只有在和外婆講長途電話的時候才會講客家話,因此,我也沒什麼機會學習。不過,現在說閩南話的人似乎比較少了,客家話的似乎更少,有些家長雖然會閩南話,但是卻因為孩子們,而選擇用國語和他們交談。我長年在外讀書,和朋友教授們幾乎都是說國語。在這裡,只要遇到會講閩南話的朋友,我都會試著用閩南話和他們聊天。用閩南話交談,感覺有很有鄉土草根性,有種海派、講義氣、稱兄道弟的感覺。

 買完零食之後,整個餐廳像是同樂會一樣。洋芋片、麻薯、飲料堆滿桌,大家有說有笑的。之前我們看了一些紀錄片,瞭解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台灣的一些經濟建設和發展。在軍中,免不了要看一些紀錄片,其中有一部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,「孫運璿傳」。

 還沒有看過這部紀錄片之前,我只記得小時候曾經在電視上,看他宣導有關中風、防高血壓的廣告。一直到看了這部紀錄片之後,才知道,他對台灣的貢獻這麼的大。在紀錄片中提到,孫先生在東北念大學的時候,筆記抄得十分完整,而且對自己的要求很高,在班上成績很好。他的成績,不僅展現在專業上面,也展現在他的領導能力上面。對於下屬,非常照顧,而且記性很好,只要有一面之緣的人,見面還是能夠叫出名字
,噓寒問暖而且,他是個事必躬親的人,遇到問題,常會挺身而出,從不規避責任。日本投降後,台灣的電力設施因為遭到轟炸,亟需要人力修復。在他的帶領之下,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便搶修成功,這群人們,後來都成為了台電公司的中堅份子。中橫公路的開挖,以及之後的十大建設,都是以他的設計為藍圖。在他擔任交通部長的任內,完成了許多基礎建設,有了基礎建設,能讓運輸更加便利,也讓台灣這個島國的貿易更蓬勃。孫先生是工程師出身的,就和我們這群在關西受訓的理工人一樣。

 「三十歲當組長,四十歲當主管,五十歲退休」,是一些科技新貴,想要撈夠錢後早早退休的生涯規劃。這樣的規劃,很功利主義的,同時也暗示了,選擇這個職業,並非投自己所好,而是想要及早結束自己的痛苦罷了。孫先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擔任交通部長這樣的要職,但是,因為他在工程師任內的表現受到高度的肯定,所以受到了蔣總統的信賴和任命。他的一生,都在為台灣奉獻犧牲,功成名就對他來說,不是目的,而是一種結果,這一點,的確是很值得效法的。

 片中,有一段關於孫先生的小故事。記者問了孫先生,是怎麼和他那位高雅端莊太太相遇結緣的呢?孫先生的回答很有意思:

「那時候,我看到好朋友手上,有一張他妹妹的相片。我看了看,便對他說:『恩....你的妹妹很漂亮,我想在一個禮拜之內追到她』。」

 想不到吧,孫先生就這樣和他太太在一起了。看來孫先生在情場上的工作效率,也是很驚人的哩。

Posted by mj23gto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引用(0) 人氣()


懇親

 這個禮拜因為沒有休假,連上便安排了懇親,讓爸爸媽媽或是朋友女朋友們來這裡探望。懇親,其實和探監有點類似,我們只能在營區裡面活動,不能擅自外出。關西營區是在半山腰上,從衛星雲圖看下來,真的很像沙漠中的一點小綠洲。好在我們的營區還蠻好走的,從關西交流道下來之後,往新埔的方向一直走,再從第一個OK便利右轉往上走,就可以看到大大的指示招牌,寫著關西營區了。

 因為之前沒有被人懇親過,也沒懇親過別人,就問了問我們班的肥貓。

 「懇親基本上是很無聊的啦...通常來了之後,大家帶了一大堆東西來給你吃,然後大家看著你吃。再怎麼聊天也不會聊超過三四個小時的啦...,接下來呢,幾乎都是在睡覺.......,他們也不會馬上離開走人,怕你一個人再營區無聊啊....所以,記得要帶報紙雜誌來打發時間啊....」

 想不到肥貓說的句句屬實啊!

 懇親那天,每個人都在大寢裡面等候家人的來到。

 「XX號,會客!」

 這句話,猶如及時雨,把我們從痛苦的深淵給拉了出去。被喊到的人,心中雀躍不已,眼眶泛淚地接受眾人們的歡呼,便衝到樓下和思念的人相聚。

 「98號,會客!」

 嘿嘿,這下輪到我了吧.....,歡欣鼓舞的衝了下去,四處張望,卻看不到爸媽,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。原來是鄰兵怕我在大寢裡太無聊,所以先把我給領了出來,害我虛驚一場。過了一會,爸媽來了,連妹妹和我家那隻阿肥也來了。

 不過,阿肥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理了個大光頭,不認得我了。當我在牠後面慈祥的用手撫摸著牠的時候,牠突然露出殺氣,以為是陌生人在亂摸他,竟然想要來個回馬槍,偷咬我一口,害我從草皮上嚇得跳了起來。各位,你能想像你多年的愛犬把你當成陌生人的那種窘境嗎....好在,我知道狗的鼻子比眼睛還要靈敏,因此我緩緩地把的腳給伸過去,讓牠聞了一下。聞到了熟悉的味道,肥肥馬上從惡犬變成愛犬了。

 懇親那天,每個人人手一桶肯德基,有個朋友家人一桶,朋友一桶,別人吃不完的又一桶,滿肚子的肯德基。「這不是肯德基!」的廣告,實在打得太成功了。不過,我吃得真的不是肯德基啊...而是爸爸從山下買來的炸雞腿,但是肉質軟嫩,也是不輸肯德基的。和爸媽聊了許多當兵的趣事,也問問家中的近況,大家有說有笑的,氣氛很不錯。中堂休息的時候,我們這連的就像是示範表演一樣,在集合場上面表演了像是「報告班長」的戲碼

 班長:「特別答數!」

 「雄壯威武步二營!勇猛頑強兵器連!不怕苦!不怕難!重榮譽!守!紀!律!」

 接著,我們變身為合唱團,唱起了「四海都是中國人」的軍歌。在旁的家人和朋友們,在旁看了,都笑得合不攏嘴,拿著數位相機猛拍,想把這難得一見的畫面給拍下來。畢竟照相機和手機在軍中是違禁品,因此只有懇親這幾天可以在營區裡拍照。趁這個機會,我也到五百競技場那裡拍了些照片,裝模作樣一下。好笑的是,到了爬竿場,擺好爬竿POSE,準備拍照的時候,妹妹竟然說:

 「你要不要爬到最上面再拍啊?」

 這.........妳還是饒了我吧,平常已經操得昏天地暗,別這麼認真啊,今天可是懇親會哩..............。

Posted by mj23gto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

報到

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我搭上了莒光號,來到了新竹火車站。一下車,看到一位計程車司機在攬客,剛好三缺一,四個人就這樣帶著大大的行李,擠在一台小黃裡面。運將劈頭就說:「只有瘋子才會坐新竹客運,轉來轉去,費氣啊(很花時間的)!」。接下來,運將就開始橫衝直撞,大大的踩油門,大大的踩煞車,四個人在車裡很有韻律的前後擺動,也不禁捏了一把冷汗。看到了關西營區的指示牌了,整條山路滿滿都是上山的車子,整個賭成一團,塞得很嚴重。挖勒..運將根本沒在怕的,直接從車道和車道中的夾縫中穿梭,別人是走走停停,我們卻一點也沒有塞車的感覺,以時速60公里的速度往前標,每個人的右手都舉起來了,緊握著車頂的握柄,深怕「出身為捷身先死」.......。

 「你們以後買車記得要買HONDA的啊,你看剛剛那台TOYOTA的計程車被我追過去了,嘿嘿....」。運將還是嘻皮笑臉的。

 我探頭出去看,車子和車子之間的距離只能用一個指頭來衡量,要是我這樣開的話,早就被老爸罵得半死。不過,也不得不佩服運將的經驗老道,開得快,才能多開幾趟。下了車,有點暈眩,每個人150元大洋,開始了一道又一道的手續。

 落髮儀式開始!好犀利的刀法,前面幾刀,後面幾刀,立刻變成幾了頭頂無毛的和尚。感覺有些禿頭的人,理完光頭之後變帥了。頭頂頓時變得一陣涼快,彷彿腦袋瓜裡面的智慧都隨著頭髮撒落滿地。從現在開始,就只有「服從」這兩個字了。放下了自己的專業,把自己變成一塊沒有吸過水的海綿,接受軍中的教育。褪去了五顏六色的便服,換上了迷彩軍服,每個人平起平坐,沒有學歷高低之分。

 連長那時候講了一段很有意義的話:「你們是屬於學歷比較高的一群,做研究,常常是很孤獨的。想想看,你們的朋友,是不是屈指可數,不超過十個?我相信你們很少有過這樣的團體生活,有些人甚至是第一次。連長我從國中就開始念軍校,已經習慣了。在部隊裡面,不是只有你一個人,個人主義一定要完全去除。要調和許多人的意見,可不是那麼簡單。把這三個月,想成是一個有點長的團康,你的日子就會好過些。一直抱怨,只會讓自己過得很痛苦。」

 連長是一個台面上台面下分得很清楚的人。台面上的他,經驗豐富,只要幹部做得不好,他一定罵,不會,就反覆練習,做到好為止,很講究效率。另外,他很年輕,68年次的,有很多對於軍隊的新想法,讓軍隊管理隨著時代走,不會死板的盲從。台面下的他,有點流氓,有點強勢,很有表演諧星的味道。常常自稱為神,臭屁的不得了。當然,「有青才趕大聲」。連長的臂力驚人,宣稱挑戰150人,只花了150秒就搞定,黃金右臂的稱號可不是亂說的。講故事的時候,手舞足蹈,常常逗得我們哈哈大笑。一些他說過的趣事,我之後會慢慢的寫下來讓大家看看的。

 早上起床,班長要求我們把棉被折成豆乾,邊邊角角,四四方方。放眼望過去,有的人折得跟饅頭一樣,圓滾滾的,沒有任何的稜角。還有人折得跟麻花捲一樣,山東大饅頭,旺仔小饅頭,應有盡有,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。看到鄰兵把饅頭慢慢變成了豆乾,自己也不甘示弱,撲倒在床上,使盡吃奶的力氣,想要用體重擠壓出棉被裡的空氣。大家都捨不得下床,只要看到隔壁的棉被比自己乾癟,馬上就跳上床繼續整理。「唉..沒救了...」。如果怎麼壓還是饅頭,那就只好重折了。

 這三天,是個適應期。研究生的生理時鐘,一時之間還調整不回來。晚上十點就寢,隔天五點半就要起床。以往早晨,我們的五臟六腑都還在沈睡狀態,一直到中午,才從床上掙扎,慢慢起床,拎著便當,往實驗室跑。早上的通識課,每個人的眼皮都重得不得了。晚上這麼早睡,在床上翻來覆去,到最後還拿出了「數羊」這種老掉牙的招數,才讓自己睡著。睜開眼睛,床版上有好多以前結訓的兵用奇異筆寫下的文字......

「看....刺槍好累」

「轉診超爽」

「上舖的不要搖!」

「打飯班的先把自己餵飽再說吧」

「老鳥有交代,新兵要忍耐」

Posted by mj23gto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引用(0) 人氣()


失眠

 今天晚上的我失眠了。不是因為想家,也不是因為被長官罵而鬱鬱寡歡。而是,我聽到了自己最熟悉的聲音。

 從隔壁房間音響中,傳來了CD播放出來的音樂。聲音有點破,尾音有點飄忽不定,但是,我很清楚,那是我最愛的鋼琴聲。在漆黑的夜晚裡,每個音的共鳴,就像是星光,點綴著這寂寥的夜。

 我意外地聽到了許多自己很喜歡的歌曲。首先,是宇多田光的 First Love,日劇大和拜金女的主題曲。再來,是飛鳥涼的Say Yes,我國中時候很喜歡的一首日文歌。還記得那時候不懂日文,又沒有歌詞,只能不斷地重複聆聽,用最近似的注音符號來紀錄讀音。儘管我的眼皮已經重到不行,身體也早已因為一整天的操課而疲憊不堪,但是,我卻無法控制自己不隨著旋律的高低起伏而起伏上揚,腦海裡盡是和弦和音符。

 一直掙扎到CD的結尾,隨著音樂的終止,我才稍稍撫平自己內心的激動,慢慢地進入夢鄉.....。



 休假
 
 已經連續兩個禮拜沒有回家了,期待已久的休假終於到來了。每個人的臉上都是笑盈盈的,換上了便服,卸下了軍服。好想家啊...,已經好久沒有這麼想過家了。
 
 小學的時候曾經參加過清大舉辦的小南瓜成長快樂營,那是我第一次離開家裡的懷抱。營隊的第一天晚上,每個小朋友都躲在棉被裡啜泣,又不好意思哭得太大聲。這時候的我,還不知道「男孩子不能哭,要勇敢」的道理,自然也跟著大家一起嚎啕大哭。
 
 大學填志願的時候,總是把台北的學校填在最前面。想要到台北好好的闖一闖,很自豪的要向爸爸媽媽證明,自己可以獨立生活,
 不再凡事依賴家裡。沒想到,和爸爸媽媽說再見之後,才剛踏進學生宿舍門口的那一刻,我就開始想家了。
 
 「金窩銀窩,還是不如自己的豬窩好」。家永遠是我們的避風港,不管在外面受到什麼挫折,落魄的我們回到家裡,總是有雙溫暖的手來迎接我們。從大學到現在,常年在外地唸書,抗壓性和適應力已經成長了不少。然而,當年那個戀家依賴的小子,還是很喜歡回家。隨波逐流的蘭花,也有落地生根的時候。想著想著,好像也想要有一個自己的家庭了。
 
 坐著專車回到台中,有些許的塞車。 回到家裡後,和媽媽聊了許久,吃了豬腳麵線,還有我最喝的清心烏龍綠,開心開心開心真開心。打開電視,又看到了許多有關政治的新聞和藍綠之間的對抗。好像幾個禮拜不看電視,電視播得還是這些。胡亂轉了一下台,就看不下去了,直接上樓飛奔玩電腦去。我的天啊,滑鼠和鍵盤對我來說一整個陌生,以前摸滑鼠的時候感覺表面很貼手掌,現在摸起來,卻覺得有稜有角,手腕也很不聽話。該不會三個月後,連我用來吃飯的程式功力都退步了吧....不管了,先來玩個小遊戲練練手感再說吧.......。

Posted by mj23gto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

 昨天和大學的同學在一中街會面。三位都是一中的校友,一個已經從關西一梯退役,下禮拜一就要到竹科的公司報到了。想想,後天的我,也即將入伍(10/23到明年1/16,1/23要到高雄中鋼報到),於是便決定來和這位先驅討教一下,當兵時的教戰守則。

Posted by mj23gto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引用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