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哨

 什麼是站哨呢?站哨,是要在晚上十點到隔天早上六點之間,大家都沈醉在夢鄉中的時候,在寢室門口負責巡邏的工作,眼觀四方,耳聽八方,注意有沒有閒雜人等經過。通常,我們會穿著迷彩衣、迷彩夾克、還有小帽,拿著木槍(如果一個小時都拿著實步槍,大概會兩手直發抖吧...),在寢室門口站著。每一班哨都要站個一個小時,等到時間差不多的時候,再到寢室裡去叫人起床。

 從寢室出來的弟兄們,須先在簿子上登記之後,由我們護送到廁所,當然,我們不會跟著進去,只會在廁所門口站著等候,聆聽著小潺流水聲(偶爾會有山洪爆發的巨響......)。遇到有人經過,理論上必須問他三個問題,像是通關密碼一樣

「站住!口令!誰!去哪裡!作什麼!」

 如果答不出來的,就表示有問題。記得上次的答案好像是這樣的:

「誰?周世民。     去哪裡?河邊。      作什麼?抓青蛙。」

 不過關西營區內的大門已經有憲兵作鎮,所以其實幾乎不會有什麼外人進入,站哨的目的,只是一種體驗和經驗而已。

 站哨的時候,常常可以在寢室外面聽到此起彼落的打呼聲。還有人會說夢話,「稍息!立正!」,連在夢中都難逃被班長欺壓的命運.....。還有人的手機鬧鐘調錯,提前了兩個小時,三點四十就開始響了起來。結果,調錯鬧鐘的人睡死在床上,繼續和周公下棋,反而是有人以為天亮了,反射動作地將棉被折成豆腐乾,睡眼惺忪地準備下床盥洗。一下床,赫然發現,窗外還是黑壓壓的一片,寢室裡每個人都還是躺平的,只有自己一個人矗立在寢室中。「X的......」在心中暗槓了一陣後,也只能無奈地上床,把剛剛折得漂漂亮亮的棉被給打散攤開,繼續睡大頭覺去。

 站哨的時候,曾經發生過一件靈異的事情。寢室內,傳出了類似哀嚎的聲音,一陣又一陣的,搞不清楚是貓叫春的聲音,還是女子哭泣的聲音。這讓我想起了之前曾經在營區內,一則有關女鬼小紅的故事:

 有一個班兵 A,在要輪哨的時候,到寢室去叫人。下一班的兵 B 睡在上舖,A 叫 B 叫了許久,都沒聽到 B 應聲。A心想,B應該是睡死了,所以就爬上上舖,想要將 B給搖醒。誰知道,才一爬上床,就看到一個無頭的紅衣女鬼,坐在床上,一動也不動。班兵 A 甚至可以透過她的身體,看到B在床上熟睡的姿態。

 「你...看得到我....?」

 紅衣女鬼慘慘的說了一句。班兵 A 這時已經掩飾不住心中的驚恐,慘叫了一聲,「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」把整個寢室的弟兄們全部都吵了起來。因為這個真實的故事,讓我在叫下一班兵的時候,總會不由自覺地想起了這個故事。如今又聽到寢室內傳來若有似無的啜泣的聲音,穿鑿附會的諸多聯想,讓我有一種想逃的感覺。後來,由於陸陸續續有人都聽到這樣詭異的聲音,於是,我們組成了「真相調查委員會」,決定將事情查個水落石出,也循線找到了聲音來源。原來,這個聲音不是來自紅衣女鬼,也不是因為有人想家而發出的哭聲,而是....................某位重感冒的弟兄所發出的呼聲。這下子終於真相大白了。說也奇怪,在他感冒痊癒之後,啜泣的聲音也隨之煙消雲散。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「感冒會讓呼聲改變」。看來在軍中又上了一課.......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j23gto 的頭像
mj23gto

戀戀琴深

mj23g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