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將富士日本台籌備五年拍攝的經典日劇 - 白色巨塔,看完了。完結篇,讓我非常的感動,有感而發。

 這部日劇的兩大男主角,是一位為名為利,不擇手段的外科醫生(財前五郎),和一位對醫學充滿熱忱,始終為病人著想的內科醫生(里見)。


 雖然財前五郎的武斷自信令人髮指,但是,為了能夠建築自己心目中的理想醫院,權力鬥爭、花錢疏通等等手法,無不是為了在浪速大學的體制下往上爬,登上白色巨塔的頂端。財前五郎想要掌握的,是實際的東西,是可以操作的東西。反觀里見醫師,只想作好自己的本分,全心全意地為病人著想,對於升等、人事的安排興趣缺缺。因為自己的直率和堅持,讓自己離開了研究設備精良的浪速大學。為了理想、為了病人,丟了飯碗,遭人排擠,聽起來或許有些自命清高。然而,卻讓財前五郎猜不透,為什麼世界上真的有這種人存在?也對里見充滿了敬畏之心。五郎可以贏得了任何人,卻贏不了里見。


  陳述事實,原本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。然而,一旦揭發事實造成的後果牽動著許多人的利與益,那麼,當事者是否還能從容不迫的說出事實的真相?選擇性的說謊,也似乎不再是一種罪過。善意的謊言,如果可以讓大家皆大歡喜,那麼,真理的追尋,是否還是如此重要?人為了生存,為了理想的實踐,對與錯,公理自在人心。人人公平是一個理想,但這個社會不公平,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。在法庭裡面,即使他強硬的表示自己的診斷完全正確,但是外表堅強的
,內心卻是脆弱而無助的。到了這個節骨眼,他絕對不能低聲下氣的承認自己的醫療疏失。一旦承認了,不但無法擔任新建醫院院長的職位,無法完成世界首屈一指的癌症中心,也讓浪速大學的名譽掃地。


 「我很認真...用心的做好每一場手術.....一步一步的往上爬....難道...我錯了嗎.....?」 五郎喪心病狂地說著。


 在官司訴訟失敗後的五郎,難得在自己的愛人(花森慶子)面前顯現自己的軟弱。肺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他的腦部,他那靈巧的雙手,已經不聽使喚,這對一位需要巧手完成精密外科手術的醫生來說,打擊是何等的巨大。


 醫生不是神,只是人。既然是人,誰也抵不過病魔的糾纏。到頭來,辛辛苦苦打造的功成名就,一夕之間化成烏有。顫抖的雙手,虛弱的咳嗽著,死亡的淒涼感,逐漸朝著五郎襲擊而來,讓人看了不禁鼻酸。


 曾經在華沙參加公開手術的五郎,知道猶太人在世界大戰其間,曾經被醫生拿來進行慘絕人寰的人體實驗的時候,表情是很凝重的。


 「醫生....不是應該以救人為己任的嗎?」五郎困惑著。


 他站在鐵路上,凝視著鐵路的終點。鐵路的終點,是集中營,千千萬萬的猶太人被以到東部發展新經濟的理由,送到了這裡。他們萬萬沒有想到,這條鐵路,不是通往天堂,而是通往地獄。

  
 「原來...我會從醫大休學的原因.....不是我害怕權力鬥爭....而是.... 我害怕掌管人命....」 花森慶子對財前五郎說著。


 結局的最後,五郎的遺體主動捐出了遺體
。他的遺體,被推入了解剖室,供癌症中心的人研究肺癌的成因。

 
 他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如期看到癌症中心的完成,轉而邀請里見擔任癌症中心的內科主任,也在死前的遺言中,坦承了自己的醫療疏失。放下了自己的過度自信,他吩咐往後的醫療團隊,絕對要摒除過度依賴手術的弊端,讓病患充分瞭解各種療法的優缺點,而不能將手術當作建立個人威望的表演...。

 
 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。 財前五郎,心地還是很善良的。

創作者介紹

戀戀琴深

mj23g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舞鈴
  • 哈囉廷廷你好
    我是從你的網站連過來的~
    白色巨塔看到後來,
    我整個人就是哭得唏哩嘩啦的…
    財前五郎最後唸的那段話,
    讓我對他的感覺180轉變。
    就像你說的:
    『財前五郎,心地還是很善良的』
    我深深的認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