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午節四天連假,很快的就結束了。坐上了接駁車,來到了中港轉運站。可能是因為今天的人潮過多,所以一上車,就發現座椅並不是以往軟軟舒服的單人沙發椅,而是遊覽車座椅,兩人座的。這種座椅的壞處在於,必須和隔壁的陌生人有親密接觸,而且,還得提防睡著時,頭靠到人家的肩膀上去.......(好像很浪漫的樣子)。

 車後方的一位學生妹,一坐上車,拿起了電話,批哩啪啦的講了一堆:

 「小敏喔,我跟妳講,我現在已經坐上車了啦!不過妳知道嗎,這個車好爛喔,根本就不是統聯的車啊,是那種很爛的加班車,而且一進來,都有那種臭臭的味道啊.....X的,害我花了260的錢耶,還讓我坐這種爛車,厚......快點快點,我給妳司機的電話,妳幫我去罵她啦......」

 從她的聲音可以瞭解她對整部車的不滿和抱怨,而當她說到「臭臭的味道」的時候,我竟不由自主的用鼻孔深呼吸了一下,試圖找出臭味的根源。莫非是我的鼻子已經壞掉失靈了,我竟然覺得車子裡面還有點香香的,有沒有搞錯啊.....。

 剛開始每個兩人座椅上面都只坐了一個人,漸漸的,每個人身旁的位子也被填滿了。這時,有一對老夫婦,和他們的女兒上了車。老爸是個中年男子,身軀還蠻龐大的,看到我左邊沒人,就坐了進來。他一坐上來,我感覺我的位子瞬間縮小,開始蠕動、縮骨。原本豪邁放在椅背上的雙手,現在蜷曲地放在兩腿的中間,緊握著像是在禱告一樣。就這樣,和旁邊這位陌生人,保持著一段微妙的安全距離,不敢太遠,也不敢太近。

 我發現,他也擺出了禱告的手型,不同的是,他的頭,輕輕的靠在椅背上,呈現即將入睡的狀態。

 
「恩,也好,我也來睡好了,一覺起來到高雄,總比在車上對著窗外黑漆漆的景色發呆來得好吧!」
 
 我閉上了雙眼,意識開始模糊,好像快要進入夢鄉了。然而,計畫趕不上變化,左邊這位仁兄,開始發出了許多奇怪且不悅耳的聲響。

 「難道,這就是傳說中的..........打呼?」

 肺部的空氣,照理說如果沒有任何障礙物,可以通暢地從呼吸道,一路通到鼻孔,無聲無息地回歸大氣。然而,這位仁兄他的呼吸道,似乎就像九彎十八拐,上面佈滿了荊棘和石粒,使得空氣在裡面不斷的撞擊、摩擦。我衝!我擠!空氣為了能爬出鼻孔見見世面,使盡了吃奶的力氣,不顧前方路有多艱難,橫衝直撞,發出了陣陣的巨響。當鼻子裡有鼻水的時候,聽起來的聲音,就好像泥漿溫泉裡的大泡泡浮出水面,應聲破掉的聲音。「呼嚕....呼嚕....BOBOBO」。而當鼻子裡沒有鼻水完全濕潤的時候,聽起來,就像豬在叫一樣。不好意思,雖然用豬來比喻人似乎不太恰當,但是,我實在找不到更貼切的形容詞了。

 震耳欲聾的打呼聲,讓整車的人幾乎無法入睡。坐在我後面那個學生妹,這時又開始打電話,講起了手機...

 「小明,我跟你說喔,我現在還在車上啦,車子真的超~爛~,有怪怪的味道。而且啊,你知道嗎,我前面有個人,打呼聲超大聲的啦!我整個被嚇到,跟豬一樣,嚇死我了啦.... 害我都沒辦法睡覺........」

 聽到這麼噴飯的談話內容,坐在這位仁兄旁邊的我,暗自竊笑,想笑又不敢笑整個臉部肌肉扭曲,痛苦地忍住想笑的念頭,忍到全身顫抖。嘴唇很用力的緊閉著,不讓笑氣衝出喉嚨,因為,這位仁兄的女兒就坐在他的隔壁。她似乎正在盯著我看,搞不清楚我在抖個什麼勁。

 我把我的笑氣一股腦的往鼻孔送,不讓它從嚴格把關的嘴巴釋放出去,鼻孔也開始異常的擴大。我的身體現在就像乾癟的氣囊,沒有任何的氣體。洩了笑氣,讓我暫時止住了想笑的慾望,因為,我開始缺氧了!彷彿溺水一般,注意力開始集中在想要大口呼吸的念頭上,一點想笑的慾望也沒了。

 後面的學生妹,不時發出很大很大的哈欠聲,一次比一次哈的更大聲......。

 (她心中的OS:「嗚.......就是你害我沒辦法睡覺..........怒啊..........恨啊..........」

 難道說,這是一種無言的抗議?
 
 還在發楞的時候,左邊這位小姐看了我一眼。我倆四目相交,她順手將她那隻手機遞給了我。

 「先生,有個簡訊給妳看一下」

 「恩....?」 我一臉狐疑。

 看了一下手機上面的螢幕,上面寫著:

 「各位帥哥、美女們,不好意思,我爸爸睡覺打呼,害各位無法睡個好覺,在這裡鄭重地向大家道歉。」

 回頭看了一下她,我尷尬的笑著,「喔...沒有關係.....」。想想,還是要敬老尊賢一下。

 心中的OS:「吃拉麵吃得越大聲表示越好吃,那搞不好打呼打得越大聲,表示睡得越好啊!」

 抱著這種樂觀的態度,我似乎也看開了。伴隨著突如其來的爆衝巨響,以及我堅定的意志,就這樣,我瞪大了雙眼,望著窗外黑漆漆的景色發呆,撐到了高雄車站...................


創作者介紹

戀戀琴深

mj23g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三口方
  • 哈哈哈!!
    你的文章會不會形容的太細膩啦
    我完全可以想像當時的情景
    真好笑~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