報到

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我搭上了莒光號,來到了新竹火車站。一下車,看到一位計程車司機在攬客,剛好三缺一,四個人就這樣帶著大大的行李,擠在一台小黃裡面。運將劈頭就說:「只有瘋子才會坐新竹客運,轉來轉去,費氣啊(很花時間的)!」。接下來,運將就開始橫衝直撞,大大的踩油門,大大的踩煞車,四個人在車裡很有韻律的前後擺動,也不禁捏了一把冷汗。看到了關西營區的指示牌了,整條山路滿滿都是上山的車子,整個賭成一團,塞得很嚴重。挖勒..運將根本沒在怕的,直接從車道和車道中的夾縫中穿梭,別人是走走停停,我們卻一點也沒有塞車的感覺,以時速60公里的速度往前標,每個人的右手都舉起來了,緊握著車頂的握柄,深怕「出身為捷身先死」.......。

 「你們以後買車記得要買HONDA的啊,你看剛剛那台TOYOTA的計程車被我追過去了,嘿嘿....」。運將還是嘻皮笑臉的。

 我探頭出去看,車子和車子之間的距離只能用一個指頭來衡量,要是我這樣開的話,早就被老爸罵得半死。不過,也不得不佩服運將的經驗老道,開得快,才能多開幾趟。下了車,有點暈眩,每個人150元大洋,開始了一道又一道的手續。

 落髮儀式開始!好犀利的刀法,前面幾刀,後面幾刀,立刻變成幾了頭頂無毛的和尚。感覺有些禿頭的人,理完光頭之後變帥了。頭頂頓時變得一陣涼快,彷彿腦袋瓜裡面的智慧都隨著頭髮撒落滿地。從現在開始,就只有「服從」這兩個字了。放下了自己的專業,把自己變成一塊沒有吸過水的海綿,接受軍中的教育。褪去了五顏六色的便服,換上了迷彩軍服,每個人平起平坐,沒有學歷高低之分。

 連長那時候講了一段很有意義的話:「你們是屬於學歷比較高的一群,做研究,常常是很孤獨的。想想看,你們的朋友,是不是屈指可數,不超過十個?我相信你們很少有過這樣的團體生活,有些人甚至是第一次。連長我從國中就開始念軍校,已經習慣了。在部隊裡面,不是只有你一個人,個人主義一定要完全去除。要調和許多人的意見,可不是那麼簡單。把這三個月,想成是一個有點長的團康,你的日子就會好過些。一直抱怨,只會讓自己過得很痛苦。」

 連長是一個台面上台面下分得很清楚的人。台面上的他,經驗豐富,只要幹部做得不好,他一定罵,不會,就反覆練習,做到好為止,很講究效率。另外,他很年輕,68年次的,有很多對於軍隊的新想法,讓軍隊管理隨著時代走,不會死板的盲從。台面下的他,有點流氓,有點強勢,很有表演諧星的味道。常常自稱為神,臭屁的不得了。當然,「有青才趕大聲」。連長的臂力驚人,宣稱挑戰150人,只花了150秒就搞定,黃金右臂的稱號可不是亂說的。講故事的時候,手舞足蹈,常常逗得我們哈哈大笑。一些他說過的趣事,我之後會慢慢的寫下來讓大家看看的。

 早上起床,班長要求我們把棉被折成豆乾,邊邊角角,四四方方。放眼望過去,有的人折得跟饅頭一樣,圓滾滾的,沒有任何的稜角。還有人折得跟麻花捲一樣,山東大饅頭,旺仔小饅頭,應有盡有,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。看到鄰兵把饅頭慢慢變成了豆乾,自己也不甘示弱,撲倒在床上,使盡吃奶的力氣,想要用體重擠壓出棉被裡的空氣。大家都捨不得下床,只要看到隔壁的棉被比自己乾癟,馬上就跳上床繼續整理。「唉..沒救了...」。如果怎麼壓還是饅頭,那就只好重折了。

 這三天,是個適應期。研究生的生理時鐘,一時之間還調整不回來。晚上十點就寢,隔天五點半就要起床。以往早晨,我們的五臟六腑都還在沈睡狀態,一直到中午,才從床上掙扎,慢慢起床,拎著便當,往實驗室跑。早上的通識課,每個人的眼皮都重得不得了。晚上這麼早睡,在床上翻來覆去,到最後還拿出了「數羊」這種老掉牙的招數,才讓自己睡著。睜開眼睛,床版上有好多以前結訓的兵用奇異筆寫下的文字......

「看....刺槍好累」

「轉診超爽」

「上舖的不要搖!」

「打飯班的先把自己餵飽再說吧」

「老鳥有交代,新兵要忍耐」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j23gto 的頭像
mj23gto

戀戀琴深

mj23g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