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迪洛史匹曼(Wladyslaw Szpilman)生於1911年波蘭,一位才華洋溢的猶太裔鋼琴家,自幼追隨名師學習鋼琴,1931年到德國柏林的音樂學院深造,並寫下多首著名的鋼琴樂曲,1935年回國,受聘於波蘭國家廣播電台,1939年9月,他正在電台現場彈奏蕭邦的夜曲時,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佔領波蘭,首都華沙遭受轟炸入侵,自此華迪洛史匹曼一家人與鄰居都被趕進在首都的「猶太特區」居住。在這「猶太特區」居住者,不僅出入受到限制,一舉一動也都被監視,並不時遭到納粹軍官的百般羞辱。一小群猶太人的報復行動計劃,卻遭到整個社區几近毀滅的轟炸與殘殺。

 面對每日生存的威脅,華迪洛史匹曼冒生命危險成功的逃出「猶太特區」,躲進滿目瘡痍的首都公寓廢墟。他每天晝伏夜出,躲在天花板的夾層中,一待就是好幾個月。直到有天,一位納粹軍官Wilm Hosenfeld進入該公寓,發現這位逃脫的猶太人,此時他驚嚇地不知所措,因為長期躲藏不見天日,人也變的病奄奄,面目嚇人。軍官得知他以前是鋼琴師,聽他演奏出神入化的一曲(Ballade No.1 in G Minor. Op23 )後,不忍心殺他反而幫助了他。六年後戰爭結束,他還是在電台作同一曲目的演出,而納粹軍官Wilm Hosenfeld 卻已死於俄國戰俘營。
《電影大綱擷取連結》



觀後感:

 「藝術能將痛苦轉變」....換句話說,音樂是可以撫平一個人的傷痛的。這位鋼琴家,突如其來地遭遇了前所未見的生離死別,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家人被送到集中營處決,和相知相惜的女聲樂家隔絕,還得每天承受可能因為冒犯德國人而帶來的殺機,這樣的處境,對一個人的打擊實在太大。如果沒有求生的意志,很容易變的喪心病狂,歇斯底里。然而,對於音樂的堅持,使得他有了求生的意志。縱使失去了一切,但是,能夠彈奏出動人的音樂來影響更多的人,活著,就有了意義。片尾中,他的音樂打破了語言個隔閡和種族的藩籬,感動了德國的軍官,也得以透過電台的廣播,感動更多的人們。

 你是否曾經因為聽了一首歌,因而熱血沸騰,輾轉難眠?那麼,你應該感到非常的慶幸。有時候,我真的很慶幸自己是"人",因為兩萬年來的演化,使我們的腦部高度發展,能夠透過音階和絃的變化,讓自己的心靈產生共鳴。我想,這就是為什麼人之所以為萬物之靈的原因吧!

創作者介紹

戀戀琴深

mj23g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